• 看老婆被轮奸7

    时间:2020-10-03 21:16:36

    看老婆被轮奸7-9

    文章作者: 佚名
    看老婆被轮奸(七)

      当昆博和永丰正联手奸我老婆时,昆博说:“永丰,这个欠干的女人,没有两
    支鸡巴操她是不会爽的。”

      永丰:“想不到这幺紧密的嫩穴,竟能同时塞入我们两支大烂鸟。真爽,干死
    她!”

      惠蓉:“啊……你们两个好坏,两支大鸡巴一出一入,有时同时干入人家又小
    又紧的子宫口,害人家的小鸡快被你们干破了,啊……”

      此时妻子也害羞地偷看我是否已清醒,是否看到她被两个色狼轮奸时的骚样:
    “啊……这下好深,永丰哥,你的鸡巴干得太深了……啊……昆博哥,你鸡巴上的
    入珠,刮得人家阴道好麻、好痒,啊……”

      昆博:“这是我为了和你们这些偷情妇女通奸特地准备的,保证干得你阴道内
    每个痒处都给搔到,保证你被操得爽歪歪。”

      昆博也看着老婆的娇唇动心,两人亲热地深吻起来,令永丰吃起醋来,便双手
    抓住惠蓉丰满的乳房用力搓揉,令老婆全身上下都给这两个色狼奸透了。不久,永
    丰也要求亲我老婆,便仰躺在地毯上,让惠蓉面对他套入大鸡巴,老婆也害羞地伏
    在永丰身上,任由他一前一后操她淫穴。

      “昆博,换你从后面插她吧!”

      此时昆博阴茎稍软,便拿出印度神油抹在龟头上,大烂鸟再次青筋暴胀。

      惠蓉:“昆博哥,你在抹甚幺?快来干妹妹流汤的嫩穴嘛!”

      昆博:“骚货,等我擦上神油,我的老二便可以再操你几百次仍然坚硬无比,
    哈……”

      永丰也让老婆坐起,两人抱着相干,他两手用力抱住我老婆的下体,来回吞吐
    他的大鸡巴。

      惠蓉:“这招抱着相干的招式,让人家好难为情哦!”

      永丰:“这也是偷情妇女喜欢的交合姿势,姿势歹没关系,爽就好,是不是?
    宝贝。”

      惠蓉祗好双手搂紧永丰的背部,下体任由永丰来回套弄大鸡巴。偶而,她也会
    偷看一下自己下体的“鸡巴套子”,正有一根又黑又粗的阴茎在不断插入抽出,令
    她粉颊一阵晕红,便靠在永丰的胸膛娇嗔叫淫。

      永丰:“这招老树盘根,把你抱着干穴,爽不爽?小荡妇。”

      惠蓉:“啊……永丰哥,亲丈夫,你抱得人家下面好用力,啊……你的两颗大
    睾丸撞得人家阴阜好痒、好爽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
      此时昆博的阴茎在抹上神油后,再度充血坚挺,又看着永丰和我老婆在抱着交
    合,下口紧密结合,连上口也亲得火热,令他忍不住的说:“这娘们似乎很喜欢被
    男人抱着干穴,让我也来抱抱她。”

      永丰这时才意犹未尽地放开惠蓉,老婆害羞地放开搂住永丰的手,再转身搂住
    昆博的脖子,下面的肉穴又换了另一支大鸡巴。

      “好哥哥,你的鸡巴又变硬……变粗了,啊……插得人家穴心好深、好麻……
    啊……”

      惠蓉祗好双手搂紧昆博的脖子,下体任由他抱紧来吞吐大鸡巴,看着昆博健壮
    黝黑的体格,还有胸前的刺青,让她感到被一个◇武流氓强奸的快感,加上昆博不
    时边干她,还边骂脏话,真令她又羞又爽。

      “小美人,昆博哥抱着你相干,爽不爽?”

      “讨厌,你们两个色狼好坏,专门欺负良家妇女,人家不说了!”

      “宝贝,抱紧一点,哥哥才能干得你更深更爽嘛!你的两个奶子撞得我胸部好
    爽,来,让哥哥亲一下。”

      昆博也不放过老婆的娇唇,四片相接,舌头也勾搭起来。

      “永丰,顺便帮我们拍一张抱着相干的照片做纪念,以后我想干女人就不用找
    妓女,一天要干她几百次都可以了,哈……”

      想不到昆博也学永丰,想留下老婆与他通奸的证据,把惠蓉当作妓女一样任其
    逞泄兽欲,真是可恶!

      “昆博,你这样抱着人家相干,令人家好羞,你的毛手捏得人家屁股好用力,
    讨厌,啊……这下干得人家穴心好麻……”

      “小骚货,你想不想干深一点,顺便享受被射精进入子宫的快感?”

      “不行,今天是人家的危险期,如果哥哥射精在人家子宫内,人家会受精怀孕
    的。”

      “哪有祗要享受干穴的高潮,而不要体会一下被我射精进入子宫的快感?”


    看老婆被轮奸(八)

      此时昆博已把我老婆平放在地毯上,并在她下体垫一块枕头,令她阴部高突,
    以便承受他射出的精液,恨我此刻仍全身无力,祗能眼睁睁看着老婆要被流氓强奸
    得受精怀孕。

      昆博:“小荡妇,既然你老公的精虫太少,那我就帮他射精进入你的水鸡吧!
    哈……”

      惠蓉:“不要射在里面啦,人家会大肚子的,不要啦!”

      昆博不管我老婆的哀求,已压着老婆用男上女下的方式,一下比一下深、一下
    比一下重地操她的肉穴,不时传来“滋滋”的淫水声、与性器交合的“啪啪”声、
    再加上昆博的淫言秽语和老婆的叫床声。

      “这下干得你够不够深?……这下爽不爽?干死你!”

      “啊……这下好深……啊……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……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
    了,啊……”

      永丰也不放过老婆胸前晃荡的玉乳:“好妹妹,我想和你乳交,好不好?”

      “讨厌!人家的乳房被你那坏东西插,羞死人了!”

      “别害羞,试过就知道,保证你爽歪歪!”

      可怜的老婆下口被昆博一下比一下重、偶尔还会旋转地抽插嫩穴,连两个乳房
    也被永丰挤压出乳沟,夹在中间的一根大阳具来回抽送,令她上口不断地叫春,以
    助二人淫兴。

      “永丰,你干得人家乳房……好痒……好酥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昆博哥,你的
    大龟头顶得人家子宫好重……人家的小穴穴快被你的大烂鸟撑破了!”

      永丰干了一阵我老婆的乳房后,也下来在昆博背后推他下体,让昆博的鸡巴可
    以干得老婆的肉穴更深、更重。

      “啊……永丰,你好坏哦!……推得这幺用力,人家的小穴快给他干穿了……
    啊……这下干到人家子宫了!”

      永丰不理老婆的求饶,仍狠力推送昆博的下体来抽干惠蓉。

      “小荡妇,昆博的鸡巴有没有干到你的水鸡深处?……哈……”

      昆博:“永丰,快用力推,我要射精进入她的子宫了!”

      此时永丰加快推送昆博下体,让他猛烈不留情地用大阴茎抽插我老婆的淫穴,
    祗见三人都气喘如牛,惠蓉的下体仍不断被操出淫水,昆博两颗大睾丸也来回撞击
    她的阴阜,令她春心荡漾,似乎不再反抗,准备接受昆博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,还
    用手轻抚着他的两个“巨蛋”。

      “我的烂弗够大吧!等一下射精进入你水鸡内,让你爽死,贱女人!”

      抽插了老婆百馀下后,三人气息渐急,最后昆博用力将大鸡巴干入老婆的子宫
    口,“咻咻”的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。

      “干死你!”

      “啊……你的精液好多、好烫,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哦……”

      昆博射精后三分钟,才把鸡巴从老婆那注满精液的肉穴中拔出,再与永丰击掌
    交“棒”,要轮流射精进入惠蓉的阴道内。

      糟糕!如果连永丰也射精进入老婆子宫,以后老婆受精怀孕,生下来的小孩要
    叫谁做爸爸?——但一定不是我。

      “永丰,你不能再射精进入人家子宫内,不然,被你们奸出来的小孩要叫谁做
    爸爸?”

      昆博答腔:“哈……一样叫你老公做爸爸啊!……我们祗是代他干你,让你受
    精怀孕,让他作现成的爸爸,不好吗?”

      真是可恶!居然要让我戴绿帽,还搞不清是谁播的种。


    看老婆被轮奸(九)

      此时永丰已压在我老婆身上,将大鸡巴再次插入她那不断流出昆博精液的淫穴
    内抽干,昆博也卖力地推着永丰的下体。由于他力气大,推起永丰的下体去干我老
    婆的肉穴时,更是粗重有力。

      “啪啪”的两人性器交合声,伴随着惠蓉的淫叫。

      “啊……昆博,你推得太重了……啊……这下干得太深了……啊……人家的小
    穴快被永丰的大烂鸟干穿了……啊……”

      永丰:“昆博,再用力推,我要射精进入她子宫了!”

      说着,经过百来下的抽插,永丰也“咻咻”地把他浓稠的精液,射入我老婆的
    子宫内。

      “啊……永丰哥……你的精液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、好满、好多哦……”

      永丰在射精进入我老婆的子宫后,仍紧紧顶住她穴心五分钟才拔出,以免精液
    流出。

      当三个奸夫淫妇经过一番妖精打架后,也一同进入浴室,由老婆帮他们清洗全
    身的汗水与淫液,享受一番免费的泰国浴。

      当他们清洗完毕后十分钟,我也恢复了精神和体力,看到老婆似做了亏心事地
    坐在我旁边,昆博则拿着老婆的胸罩把玩,上面还有她流出来的乳汁,永丰则拿着
    老婆的三角裤欣赏,上面沾满了她的淫水和他们的精液。

      昆博:“志仁,你刚才喝醉了,你老婆说,让你睡一下就好了,谁知这一睡,
    竟错过了看一场精彩的床戏。”

      我说:“甚幺精彩的床戏?”

      昆博:“两小时前,我朋友的老婆来找我,因她老公不常干她,令她水鸡空虚
    淫痒,所以来找我帮她止痒,我便给她吃了春药,当场把她干得淫水 滥、叫春连
    连。一会儿把她抱起来干穴,一会儿叫她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让我操她肉洞,真是精
    彩无比,你老婆看到我抱着她边走边干时,还忍不住自慰起来,一会摸自己乳房、
    一会爱抚阴部,好像很渴望被我干一样。哈……”

      说完,老婆脸颊一阵晕红:“讨厌,志仁,别听他乱说!”

      我说:“咦?永丰,你甚幺时候来的?”

      永丰:“我一个小时前来的,看见昆博正和一个少妇交媾,我为了帮她老公尽
    一尽房事义务,就和昆博联手操这欠人干、欠人奸的荡妇,你老婆看到我把她抱着
    相干,还脱下自己的三角裤自慰,好像希望我抱她相干一样饥渴。”

      惠蓉嗔道:“讨厌,永丰哥,人家是被你那高超的性爱技巧吸引,才会这样子
    的……”

      我听这两个淫棍奸了我老婆后,还要消遣一番,真是气得面红耳赤,话都说不
    出来。

      昆博:“志仁,你老婆的胸罩真性感,可以送我欣赏吗?”

      永丰也说:“志仁,好友一场,你老婆沾满淫水的三角裤送给我吧,让我想干
    她时,不对不对……想干女人时,可以拿来打手枪,好吗?”

      我没好气地说:“这都是她的内衣裤,要不要送你们,我没意见。”

      惠蓉害羞地说:“真是羞死人了!连人家的内衣裤都要。讨厌,拿去吧!”

      当我和老婆踏出昆博家门口后,耳畔彷佛还听到昆博和永丰的淫笑声:“从没
    干过水鸡这幺紧的少妇,真是欠人干的骚货!”

      “当我把她抱起来边走边干,她那副欠干的骚样,好像希望我干破她的水鸡一
    样。哈……”

    (全文完)